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學術研究 > 研究成果 > 閱讀全文

與華僑文物有關的幾個問題初探

發布時間:[2016-09-18] 責任編輯:王秋珺 瀏覽次數:357

【摘  要】隨著近現代社會對華僑華人的關注日益增長,以專門展示和研究華僑文物為業的華僑博物館也在各地尤其是東南沿海的僑鄉不斷興建和發展。然而與此同時,由于人們對華僑文物的相關理論和規律的探討還不夠全面和深入,導致目前業界在華僑文物的定義、界定、分類、鑒定等方面還沒有形成統一的認識。為此,本文擬對華僑文物的由來、與其它文物的主要差異、基本特性等問題進行初步地分析和討論。希望通過對這些問題的思考,使我們進一步加深對華僑文物的認識,以期在制定華僑文物的定級標準以及在文物鑒定和文物信息解讀時能有所幫助。

【關鍵詞】華僑文物  特性  定名  界定  分類  定級 與華僑文物有關的幾個問題初探

 

零、緣 

隨著近現代社會對華僑華人的關注日益增長,以專門展示和研究華僑文物為業的華僑博物館也在各地尤其是東南沿海的僑鄉不斷興建和發展,這是令人振奮和欣慰的。然而與此同時,由于人們對華僑文物的相關理論和規律的探討還不夠深刻,導致目前業界在華僑文物的界定、分類、定級等方面還沒有形成統一的認識。為此,正如中國博物館協會華僑博物館專業委員會在工作職能里提到,要“組織研究制定涉僑文物的分類方法及鑒定標準”。對此,本文以館藏華僑文物為例,對以下幾個與華僑文物有關的問題進行初步地探討:

(一)華僑文物未受足夠重視的原因;

(二)華僑文物的由來;

(三)華僑文物與其它文物的主要差異;

(四)華僑文物的基本特性;

(五)不同祖籍文化的華僑文物的異同;

(六)對華僑文物定名、界定、分類、定級時的一些操作方法。

希望通過對這些問題的思考,我們能進一步加深對華僑文物的認識,以期在制定華僑文物的定級標準以及在進行文物鑒定和文物信息解讀時能有所幫助。

一、華僑文物未受足夠重視的原因

一開始,人們并沒有將與華僑華人有關的歷史文化遺存作為專門的文物類別,即便后來以“華僑文物”來加以概括和命名,卻一直在業內沒有形成統一的認識,諸如定義、鑒選、定級等。可見,雖然華僑文物逐漸獨立成形,但還未得到業界人士的足夠重視,究其緣由,有以下四個方面的原因:

是現存的華僑文物絕大多數是近代特別是晚清民國期間的文物,與中國少則幾百年多達幾千年的傳統古代文物相比,華僑文物似乎較難引起人們的關注;

是華僑文物作為一個專門的名詞和一類專門的藏品,只在它的展陳場所——涉僑類博物館才被提及,大部分的博物館都不大關注和收藏這一類的藏品;

是由于華僑文物的市場流通價值有限,因而收藏者少,在許多華僑華人手中也僅是作為資料留存,并未像對待文物一樣科學保管。

是華僑華人這個群體作為研究對象是近代以后的事情,作為國內學界研究問題更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以后才逐步引起關注;加上華僑華人分布之廣泛、情況之復雜,因此作為反映華僑華人的歷史和變遷過程的華僑文物來說,我們似乎力有未逮,很難對其進行全面而深入的描寫和概括。換言之,如今華僑華人研究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成果,這將有助于我們運用其成果來更好地認識華僑文物。

二、華僑文物的由來

從華僑文物所反映的內容來看,華僑文物的全稱應為“華僑華人歷史文物”,其名稱“正式出現于2000年左右,最早指華僑在僑居國生活、生產所留下的文化遺存,后來囊括僑鄉大地與華僑有關的物品”。所以說,華僑文物的所指并不是一成不變的,而是隨著人們認識的深入而不斷變化的。

從華僑文物涉及的年代來看,多屬于近現代文物,那么為什么需要將華僑文物作為專門的文物類別單列出來以區別于其它近現代文物呢?據筆者的觀察和理解,應該有兩個方面的原因:

(一)華僑文物作為近年來文物的新增類別,首先是與涉僑博物館的出現和發展息息相關的。從資料顯示,歷史最悠久的涉僑博物館是由著名華僑陳嘉庚先生于1956年倡辦、1959年落成并開放的華僑博物院(福建)。華僑博物院是中國第一座由華僑集資興建的文博機構,但它的館藏文物和展覽最初以歷史青銅器、陶瓷器、古字畫等中國古代文物為主,僑史類文物卻為數不多,且并未作為一類專門的文物類別來看待。可見,人們開始認識華僑文物最早也是在20世紀60年代以后的事情。直到進入21世紀,隨著全國各地涉僑博物館的不斷成立和快速發展,華僑文物才真正進入文博工作者的視野,并作為專門的文物類別來加以征集以充實涉僑博物館的館藏。

(二)華僑文物與其它文物特別是近現代文物相比雖有共通性,但也具有較強的特性,如華僑文物主要是伴隨著生活在海外的華僑華人而產生的,其它近現代文物則多為1840年以來伴隨國內重大事件或人物所產生的文物(其余詳見第三、四節)。這些不同之處導致了最終將華僑文物獨立出來,以便更好地加以概括和研究。

三、華僑文物與其它文物的主要差異

“文物”是指人類在歷史發展過程中遺留下來的遺物、遺跡,華僑文物作為文物的一個類別,自然具備文物的特征,只是它特指伴隨華僑華人這個群體的產生和發展而留存下來的遺物、遺跡。除了共性之外,華僑文物與其它文物相比又有其不同之處,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從名稱上看,華僑文物這個名稱是從與文物密切相關的人物群體來命名的,與古代文物、近現代文物、革命文物等從時間、時代來命名的類別相比有其特殊性。

(二)從具體內容上看,華僑文物多數是與尋常百姓甚至是社會低層人員有關的反映僑遷歷史信息的尋常物件,如僑批、口令紙、招牌、賬本、華僑使用的生產工具生活用具等,與古玉器、古陶瓷、古書畫等人們通常認為的文物形象大相徑庭。

(三)從收藏者來看,專門從事收藏、研究古陶瓷、古書畫等傳統文物的藏家多是有一定資產和較高社會地位的人,而專業收藏華僑文物的人則不太多見,即使收藏有一些華僑文物,也多為祖上留傳或僑眷贈予或華僑本人留存。

(四)從價值上來看,列為文物的物件需同時具備歷史價值、科學價值和藝術價值,而華僑文物如口供紙、僑批、生產生活用具等從藝術價值和科學價值來看并不是非常明顯,它們的價值主要體現在歷史價值上,通過研究華僑文物可以讓我們更好地了解華僑華人的歷史變遷、生存境況等,從而還原一部真實的華僑華人史。

以上是華僑文物與其它文物的主要差異,認清這些差異,將有助于我們更好地對華僑文物進行定義、分類和鑒選、定級。

四、華僑文物的基本特性

吳翠蓉(2012)曾經總結了海外華僑文物的三個特性:華僑文物大多是近現代文物;種類繁雜的華僑文物,其行業性突出;華僑文物帶有明顯的異域特征。可以說,這基本概括了華僑文物的基本特性,即:近現代性、行業性、異域性。這些特性的歸納有助于我們更清楚地認識和定義華僑文物,但筆者認為這三點特性還不足以全面概括華僑文物,下面就結合館藏華僑文物來提煉出華僑文物的其它基本特性。

(一) 原鄉性

不管身處哪個國家的華僑華人,其根源都離不開中國的傳統文化,因此華僑華人所使用的生產工具、生活用品等都或多或少能體現出原鄉文化的特性,如“19世紀‘美洲士德頓祈福堂’木匾”,其所使用的文字、排版風格、文化內涵等無不體現出19世紀時期中國的文化印跡。因此,華僑文物具有原鄉性。

19世紀美洲士德頓祈福堂木匾

(二) 跨文化性

華僑作為一個特殊的群體,從其誕生之初就與一個詞語緊密相連——遷移。從中國遷移到另一個國家或地區,從中國文化跨越到異國(族)文化,因而反映華僑華人這一群體產生的華僑文物也不可避免帶有跨文化性的特點,如“1946年發行李贊詡印尼泗水居留證”“1942年發行泗水移民局入境證明書”“中華民國三十七年汕頭僑務委員會汕關僑務局批李邦賢出國許可證(往泗水)”等文件資料,都是反映當時的華僑移居至它國(地)時的僑務信息,具備兩國文化的要素。

                   

1942年發行泗水移民局入境證明書(正反面)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汕頭僑務委員會汕關僑務局批李邦賢出國許可證(往泗水)      

(三)時局性

華僑的形成和發展總是與時代的脈搏緊密相連,因此通過研究華僑文物我們總是能感受到近現代時局的烙印如此深刻,能讓人不由得聯想起華僑華人們彼時所處的時代環境或生存境況,如“20世紀加拿大華工使用木質電話接線機(含塑料安全帽)”“中華民國國民政府財政部發行救國公債”“1854年航空救國金屬幣”等,這一點我們歸納為華僑文物的時局性

        

中華民國國民政府財政部發行救國公債(正反面)

(四)地域性

眾所周知,華僑華人分布在全球的100多個國家和地區,人數眾多,地域廣闊。他們遠渡重洋到異國它鄉謀生發展,必然要適應和融合當地文化,因此伴隨著華僑華人這個群體而產生的華僑文物也通常映射出當地文化的因子。這樣,不同地區的華僑文物也就有了地域差異,如東南亞地區的華僑生產工具以割膠工具為典型,美洲地區的華僑生產工具則以淘金工具為代表;再如江門五邑地區的華僑多數前往美國謀生,因而產生了“口供紙”這一類的華僑文物。諸如此類。之所以要強調這一點,是為了我們更科學地認識華僑文物的本質。

             五、不同祖籍文化的華僑文物的異同

上一節所說的地域性是從華僑文物因分布在海外的不同區域而顯示出不同的文化特征而言的,這一節我們想要討論的則是因來自不同祖籍地的華僑而產生的華僑文物所顯示出來的異同。

正如上文提到,華僑文物不免帶有原鄉文化的印跡,因而與來自不同祖籍地的華僑密切相關的華僑文物也帶有祖籍文化的烙印。從祖籍地來看,海外的華僑華人主要來自于以下幾個地區:廣東的江門五邑地區、廣府地區、客家地區、潮汕地區、揭陽地區,福建的泉州地區、廈門地區、漳州地區、三明地區等,還有一些沿海城市如青島、沈陽、溫州等。這樣,不同祖籍文化的華僑文物就有各地的代表,如:泉州地區的華僑華人遠涉重洋后許多也保持以捕撈為業的習性,因而其生產工具也多為與漁業有關的工具;而客家地區的華僑多以石業、織布、藤業、開礦業、塑膠業等手工制造業為謀生手段,因而其生產工具多以這些行業的工具為主。當然,對于華僑的祖籍文化需要有關學者進行更全面的調查和了解方能進行準確地概括,這將有助于我們更有針對性地、更高效地征集到所需的華僑文物。相同之處則不必多言,不管華僑文物的祖籍文化歸屬何處,都在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范圍內。

六、對華僑文物進行定名、分類、定級時的一些操作方法

(一)關于華僑文物的定名

對于古代文物的定名,一般會涉及以下幾個要素:年代、文化、特征、質地、形制。而對于近現代文物,所涉及的要素主要有:年代、主要內容、物主(事件)、特征、質地、形制,如文獻文書類是按照“年代+主要內容+通稱”的格式來定名的;名人遺物是按照“年代+主要內容+質地+形制(用途)”來定名的;生活用具和生產用具的定名則是“年代+特征+質地+形制(用途)”。華僑文物類似于近現代文物,因此定名時也離不開近現代文物的基本要素和命名格式,但筆者認為,華僑文物的定名還應在近現代文物的命名規則的基礎上加上另一個要素,即“國家或地區(華僑)”,以表明該華僑文物的出處地。如:“20世紀初泰國華僑金屬割膠工具”“20世紀中后期緬甸華僑石磨木杵化妝工具”“1916年三寶垅僑民鄭氏致吧城總督部堂稟帖(連信封)”。

(二)關于華僑文物的界定

目前國內雖然在廣泛使用“華僑文物”這個名稱,但對什么是“華僑文物”卻并沒有形成一個統一的概念。吳春寧(2014)曾試圖對其概念進行詮釋,認為“華僑文物是伴隨著華僑的產生而產生的,包含了華僑出國過程、在僑居地謀生、創業、發展及與祖(籍)國之間聯系的相關實物資料,其不應有明確的時間界線,對于當代在僑界有著重要影響的重大事件、重要僑胞的相關實物資料,也應將其納入華僑文物的范疇。”這種詮釋應當說有其可取之處,但從定義的嚴謹性來說尚不明確。從內涵上來說,我們認為所謂的華僑文物,是指能反映華僑華人的形成和遷移歷史、海外的生存狀況和發展規律以及與祖籍國之間的聯系等歷史文化信息的近現代文物。

從外延上來說,什么樣的文物才能劃入華僑文物的范疇,這就需要判定該物件是否蘊含有華僑華人的歷史文化信息,我們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著手:

1、從物件的使用對象來看,是否曾經主要由華僑華人所使用,例如華僑所使用的生產工具、生活用具、貨幣、郵品、服飾等;

2、從物件的制造方式來看,是否同時使用了中國和僑居國的材料或工藝,如娘惹新娘嫁衣、清末民初東南亞陶瓷代幣等;

3、從物件所包含的內容信息來看,是否反映了華僑華人的變遷、生存、文化融合等方面的歷史內容,如僑批、口令紙、家譜、家書、華僑口述資料等;

4、從物件的出處來看,是否來自于華僑華人的僑居國(地)或華僑華人之手,如:華僑華人創作或收藏的珍遺書籍、字畫、藝術品等;

5、從物件的構造來看,是否兼具了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和僑居國(地)的文化,如:印尼巴厘島木偶、華僑結婚證書等。

    如果該物件具備了以上某一項或兼具其中幾項,都可以稱為華僑文物。

(三)關于華僑文物的分類

對華僑文物進行分類的主要目的是更好地開展研究。對于博物館內的華僑文物,我們可以在藏品、展品、資料三大類的基礎上再按照文化特征、材質或用途等不同的標準來進行劃分。

1、按文化特征分為:行業文化類、異域文化類、原鄉文化類、跨文化類、時局文化類;

2、按材質分為:金銀器、漆器、銅器、瓷器、家具、郵品、織繡、竹木雕、錢幣、樂器法器、票據、雕塑造像、標本化石、檔案文書、文件宣傳品;

3、按用途分為:華僑史類、生產工具類、生活用品類、商業信息類、服飾類;

4、按來源分為:藝術類(如華僑創作的珍貴字畫)、使用類(如華僑使用的生產生活用具)、載體類(如反映華僑歷史的口令紙、家譜);

5、按時間分為:近代以前、近代、當代。

(四)關于華僑文物的定級

由于華僑文物基本屬于近現代文物,因此我們可參照《近現代一級文物藏品定級標準(試行)》來制定華僑文物的定級標準。在制定定級標準的過程中我們要解決的問題包括:華僑文物的時間劃定;華僑文物所反映的內容或歷史信息;華僑文物的分類標準,各小類的具體對象和需要達到的條件,等等。由于各小類的對象不同,因此定級標準也需按不同種類分別確定。關于這一點應另作專章研究,本文暫不贅述。

七、小 結

以上對于華僑文物的有關問題進行了初步的探討,雖然未能完全解決現有的問題,但希望能以此文引起更多學者和專家的關注,共同解決文博工作者在面對華僑文物時所遇到的有關征集、鑒定、命名、界定、分類、定級等方面的實際問題,并制定相關的標準以便執行和操作。

 

注釋:

江門市紙質華僑文物保護和利用難度大存3大短板[N].南方日報,2015-7-28.

吳春寧.試論征集海外華僑文物的方式[J].客家文博,201402):14.

按文化特征來分類,各個類別之間并不是截然分開的,有些華僑文物可能只體現一個特征,如“美國紀念內戰錢幣”僅僅體現異域文化;也有些華僑文物同時體現幾個特性,如“旅美華人務農工具”既體現行業文化,也體現原鄉文化,因此這類文物可以歸入行業文化類和原鄉文化類。

 

參考文獻:

[1]吳翠蓉.海外征集華僑文物的思考——以泉州華僑歷史博物館為例[J].福建文博,2012(01).

[2]郭梁.中國的華僑華人研究與學科建設——淺議“華僑華人學”[J].華僑華人歷史研究,2003(1).

[3]袁丁.從學術史看華僑華人研究的學科發展[J].華僑華人歷史研究,2004(2).

[4]莊國土.回顧與展望:中國大陸華僑華人研究述評[J].世界民族,2009(1).

[5]趙宏偉.試論華僑華人歷史文物的征集[J].文物世界,2005(01).

[6]陳祿興.華僑歷史博物館紙質文物的收集、保護與利用[J].科協論壇,201011.

[7]吳春寧.試論征集海外華僑文物的方式[J].客家文博,201402.
0

搜索

關閉